哥斯拉,好燃一沙雕

2019-06-07



你是从哪个瞬间开始,突然想要怀念过去的?

是想要应景过端午,去超市买粽子礼盒的时候……

是看到一批批年轻人,背着书包踏进高考考场的时候……

还是曾经的女神林志玲、苍井优,都官宣结婚的时候……

对我而言,是上一次在电影院看到《哥斯拉2》的时候。


影史最长寿的怪兽一哥,打遍东西方各路小弟,65岁了,都在好莱坞星光大道留名了。


还隔三差五地复出,毁天灭地掐架给人类看,真是敬业级别不输李佳琪,老当益壮堪比史泰龙。



尽管在新版的电影里,这位怪兽之王体格壮了,排面大了,光子吐息燃得人头皮发麻了。

但我还是难以忘记,初次见你,特摄片里,白金会那双迷人的小眼睛。




特摄片时代的哥斯拉,实在太太太太可爱了!

眼神睥睨,身手霹雳。



他是奥特曼又爱又恨的小怪兽。相爱相杀几十年,相逢一笑泯恩仇,爱的魔力转圈圈。



他是“特摄之神”圆谷英二的亲儿子。被老爹逼着和金刚兄弟相残,一言不合就要大战三百回合。



戏内,他是武林高手,你来过肩摔,我踹你肚腩。



绝世轻功,玄学腾空,这是来自特摄片时代,古早味的超自然震撼。



戏外,wuli哥斯拉是好男孩,让美女缺氧,挽着小臂膀,我微笑在旁边撑伞。



实际上,在看似可爱沙雕的外形背后,哥斯拉背负着沉重的隐喻包袱。

1954年,哥斯拉诞生,在最初的设定里,原本是守护神的哥斯拉,在核废料的影响下形成了身形庞大的怪物。

他踏平高楼,毁灭东京,最厉害的光子吐息,就是核辐射射线的完美还原。

人们对哥斯拉的未知和恐惧,就是人类对核能的未知和恐惧。

但随着科技的发展,人们已经习惯了核能创造的高效和便利,曾经的未知和恐惧早已随着时间烟消云散。

哥斯拉也才慢慢从无敌破坏王,变成了人类守护神。

60年代末到70年代,哥斯拉系列更是变成了儿童片。

在1967年的《怪兽岛决战:哥斯拉之子》里,哥斯拉有了儿子“迷你拉”。



你敢相信这个带着儿子骑脖子的好爸爸,是曾经那个“头给你拧掉”的狂暴巨兽么。


九乐棋牌


喜欢特摄时代的哥斯拉,不是因为拍欧博平台得多好,制作多精良。

和现在毫无痕迹的CG特效片相比,特摄片时代的打斗场面简单幼稚,甚至粗粝得有些沙雕,可以直接拿来做表情包。



但特摄片里拥有一样如今难寻的东西,真实。

这种真实在于,明明都知道是假的。

但主创们还是努力用微缩模型还原高楼、街道、森林,努力让现实里根本不存在的怪兽摆尾振翅,努力用道具机关把火药爆炸、海啸岩浆拍出逼真的效果。



最重要的是,就连哥斯拉也是找真人来演。

别看特摄时代的哥斯拉那么沙雕,其实肚子里藏着一个努力的灵魂。



中岛春雄,本该是日本最有名的演员。

演的是全球大IP,电影票房几十亿,但你肯定不记得他的脸。

因为他是影史第一任哥斯拉皮套演员



和蜚声海外的哥斯拉相比,这位皮囊之下主角的故事,鲜为人知。

当年,他去了大名鼎鼎的东宝映画公司,希望在这里实现自己的电影梦。

他演过军官、记者、司机,可惜露脸的时候,几乎都是替身龙套。



打过最有名的酱油,就是在黑泽明的《七武士》里,演了个很快就死的武士甲,和当年周星驰有的一拼。

有一次,在战争电影《太平洋之鹰》中,中岛春雄演了个要从着火飞机里逃生的角色。

导演本多猪四郎看到这个镜头,觉得这个小伙子真是有活力,就推荐他去演《哥斯拉》。



当时,电影《哥斯拉》用的是《G作品》这个名字,整个拍摄计划都是在绝密中推进的。

中岛春雄不知道自己要演什么,本多猪四郎就让他去问“特摄之神”圆谷英二



我找到圆谷先生,发现他只有十几张分镜头脚本。他摊开其中的两三张,对我说,“我也不知道会怎样。等怪兽人偶做出来了,你穿上服装活动起来以后才能明白。”


虽然一脸懵逼,但拒绝就意味着放弃演员这个职业,中岛春雄一口答应下来。

为了让这个“怪兽之王”的一举一动都有个性,中岛春雄每天都去上野动物园观察大象、大猩猩和黑熊的动作。



拥有柔道黑带的他,甚至还为哥斯拉设计了很多打斗场面。

可开元棋牌这些未知的挑战,都不比上实打实的任务沉重,那就是哥斯拉的皮套。



虽然名为“皮套”,但因为当时橡胶材料供不应求,哥斯拉的服装是拿混凝土做的。


再配上用天然气和红蓝灯光制造的火焰效果,整个皮套光是外面,都热得烫手。


按照圆谷导演的要求,哥斯拉走路要“脚擦地行走”,“不能露出脚掌,必须蹭着地面行走,否则无法给人强大的感觉。”

于是,中岛需要穿着木屐,在100kg重,60多度的皮套里演戏,当导演用两倍半或三倍的速度摄影时,他还要配合改变自己动作的速度。



在人偶服装里,我感到的是孤独。而且,脑子里想的只有下一个动盛京棋牌作。这项工作需要一边平衡重量一边表演,所以根本无暇考虑其他事情。


1954年,《哥斯拉》上映,中岛春雄偷偷坐到电影院前排,往后偷看观众的反应。


一开始观众席上的孩子们都在聊天。“咚咚”’的声音响起,哥斯拉登场了。孩子们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,我说的是所有人的眼睛哦!你不知道我看到这个情景有多么高兴!


他本来以为这是他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演哥斯拉。

但因为演出效果太好,从此成为圆谷导演的御用“怪兽”。

中岛春雄在18年里,演了12部《哥斯拉》系列电影。

除了哥斯拉之外,拉顿之类的怪兽也曾由他出演,是名副其实的“怪兽之王”。



最令他自豪的是,这么多年他的表演只有一次NG,这次NG是在第一部《哥斯拉》中,拍摄东京银座钟楼时发生的。


那次我不假思索地轻易地毁掉了钟楼,结果老头子说,这个动作不对劲,得重拍。

于是道具组又重新做了迷你模型布景,足足花了一个月石膏才固定成型。

重新拍的时候,当钟楼的钟声响起,我先是表现出好奇,用手摸了摸时钟,然后才把它毁掉。于是听到了老爷子的“OK”声。

2017年8月7日,中岛春雄先生逝世,享年88岁。

他曾经在采访里说:

我饰演的哥斯拉永远留在了电影里,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,我很感激。

如此赤诚,如此真挚。

你演出的辛劳和冒险,你给世界带来的哥斯拉,我们才需要感谢。


其实每一部科幻片里看起来很酷的怪兽,皮囊之下都有一个永远露不了脸的演员。

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名字,但肯定对他们扮演的形象印象深刻,他们是这些角色真正的“灵魂”。



看起来简单机械的动作,背后都是想象不到的辛苦付出,既有肉体上的艰辛,也有精神上的痛苦。

曾在《泰山王子》里饰演大猩猩的彼得艾略特说:


有时候戏服里温度会非常高,我甚白金会至一天会出3公斤汗。长时间穿着戏服而长了水泡或感到瘙痒,我也不能去抓,因为皮肤上总有一层橡胶和毛皮。


初代奥特曼皮套演员古谷敏曾在自传里写:


我试着往外面看,那个孔真是太小了,视野奇差。皮套里充满了各种怪味,我感到一阵恶心。我大叫“帮我脱掉它”,可是外面的人居然听不到。太可怕了,怪兽皮套真不是人穿的,中岛春雄前辈是怎么做到的?

开元棋牌


这些角色看起来一直在战斗,皮套之下的人也是一起在战斗。


除了和极其不适的皮套搏斗,他们还需要和自己搏斗。


面对回报甚少的挣扎,忍受无法露脸的不甘。


他们用真实的汗水,“欺骗”着观众的眼睛。

这种真实,永远是科幻电影最感人的地方。

我才发现,我喜欢的不是特摄时代的哥斯拉,我喜欢的是那个一丝不苟拼到底的时代精神。

其实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哥斯拉。

被困在不合时宜的外壳里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,只能选择坚持奋斗下去。

虽然自己的努力不总会得到及时的认可。

但鲜花和赞美一定会留给坚持下去的人。

最后,祝每一个高考学子,都能在这几天取得想要的成绩。

祝每一个奋斗不止的人,都能得到想要的人生。

生活不易,都要努力,为努力的自己点个【在看】吧。


参考资料

Great Big Story《The Man Who Was Godzilla》

中岛春雄《怪兽人生:哥斯拉初代演员中岛春雄》

古谷敏《变身为奥特曼的男人》

聂春辉、朱苏宁《电影机械模型制作》






作者:影嘤嘤

视觉:鲜和奶油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# 今日说说:你最近在为什么努力#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