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方舟:我对高三所有美好的传说,都赋予不信任

2019-06-07 围观 :20 次

今天是端午节,也是高考。千军万马,又齐聚在这座独木桥下。回首高考,具体细节早已忘记,只记得当日心境,大概就跟张爱玲描述的一样,"大考的早晨,那惨淡的心情大概只有军队作战前的黎明可以比拟,像《斯巴达克斯》里奴隶起义的叛军在晨雾中遥望罗马大军摆阵,所有的战争片中最恐怖的一幕,因为完全是等待。"


高考对中国孩子来说,代表的不光是未来,还有大半个青春时光。在校园树荫下,在题海中,在两点一线的小路上,在晚自习下后的皎洁月光下,在父母与师长殷切期盼下......高考成了我们在青春时光中极其重要的人生目标、要翻越的一座大山。其背后隐藏了无数可能,成功翻越之后,便能迎来柳暗花明。


但是,高考毕竟只是一场考试,或许这场考试的结果能决定你之后的人生方向,但人生道路万千,一场考试不应成为前方道路上的障碍与负担。因此平常心对待才是王道。其实多年后再回首,最珍贵的记忆或许并不是高考那几天,而是围绕高考展开的那段难忘的高中生活。就像蒋方舟在这篇文章里说的,"那是一段短暂的"运动员生涯"。用汗水去追逐光荣与梦想,也感受怅然与失落......"


各位同学们,愿前方桥都坚固,隧道都光明。凤凰网读书在此为你们送上最真诚的祝福以及志玲姐姐式的打气。


加油哦!


蒋方舟


我也高三过。上高三之前,我对高三所有美好的传说,都赋予不信任。


我不信任半天踢足球,半天上课,晚自习还睡觉的学生,会考上北京大学;我不信任平时交白卷的学生,高考忽然灵光乍现,考了满分; 我不信任左手吉他,右手美眉的人,能考过专心致志的学生; 我不信任翻围墙去上网的,学功课最灵光; 我不信任家长从不过问的学生,心理最健康; 我不信任今天经某位名师点穴,明天就逃出升天; 我不信任高考会提供作弊的空间;我不信任高考会给予超常发挥的机会,我不信任脑白金脑黄金......


上高三之后,学校开了场"高三动员会"。在我看来,前面要加个"运"字--"运动员会"。我上清华后,认识一个同学,他在高三前,一直是个运动员。上高三之后,成绩排名在30多位。高三毕业时,高考成绩却全班第一。问其奥秘,他说:"我当运动员的时候,教练说,只有你流的血汗,不会欺骗你。"


我对高三没寄予任何幻想,甚至对大学将要给予我什么,也没过多的期待。高三是个竞技场,你是个运动员。一切的借口,一切的伤痛,一切的眼泪,一切的软弱都无人喝彩。不要说什么过程最重要,只有大学《录取通知书》是王道。


如果你没有退路,不能退到国外的大学、父母的摊点、复读学校......那么,来到这条起跑线上,就尽快打消幻想吧。没有奇迹,所有的奇迹都是一步一步发生的,只是最后那一步引起世人关注而已。


做题的辛苦,在高考中终于得到了回应。

高三的老师说过很多好话,但我只相信三句:


一、排名比分数重要。


二、补弱科。


三、不喜欢做题的学生,不是爱学习的学生。


上高三后,学校组织了第一次摸底考试,我考出了一个超级好的分数,数学高达142分,文科总分超过620分。老师说,这是为了让我们"提高自信心"的一次考试。我不关心自信心,不关心分数,只关心排名。我在班上排名第四,在全校文科生中排名第21。这就是我高三的第一个起点名次。而高一的时候,因为文理不分,我竟被糟糕透了的理科拖累了总成绩,以致排名在全校一千名之外。分数只会让我迷惑,名次才能给我自信,让我平静,让我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下去。


成绩排名被认为是反教育规律的,现在正被人性化地抨击。但我以"运动员"的思维,认为成绩排名是天经地义的。空口鼓励没有用,数据才是硬道理。这样,你才知道自己身前身后有多少人,你才知道自己的目标定位。才不会在自己蜗行龟步的时候,妄想着拿世界长跑冠军。


考了几次之后,我逐渐知道了自己成绩区间,在570~590分之间。我的名次从没有跌落到班里第七名之外。不过要超过前面的人,也不容易,唯一的办法,就是在我的弱科上着手。


我的弱科欧博平台,也是大部分文科生的弱科,那就是数学和地理。我积攒的一点体能和毅力,几乎都给了数学; 我的方法是做题、做题、再做题; 我积攒的优势,给了语文和外语,我的方法是只参加考试,不交这两科的作业; 我积攒的智慧,给了历史和政治,我的方法是做笔记,画表格,理框架,找得分窍门。还有地理,我一直没有找到方法,只是在混乱的调整中跟紧别人的步伐。


我的数学老师说:"你是我见过的做题最多的学生。"有一个章节,我没有搞懂,于是去网上下载了有关这个章节所有的试题汇编。打印出来,一共是600页。每天晚自习近四个小时,我都在埋头做题中渡过。做完了之后,我常常觉得头已经不在脖子上了。


我所做的题,几乎都不是老师布置的--老师绝不会布置这么多题。我的题,全都来自教辅书市场。每个星期,我都会去补充和更新试题。我是个"教辅书原教旨主义者",我知道在市场上能找到教辅书的名称、优劣、出版周期。我不会傻到做所有的题。但是我需要大量的信九乐棋牌息,才能筛选出对我有效的那一部中华娱乐分。


做题的辛苦,在高考中终于得到了回应。我的数学,是所有科目中考分最高的。我的最弱科目,成了我最强势的一科。


欧博平台

不要抱着"锻炼锻炼"的想法,那只能暴露出你的漫不经心,缺乏诚意。


上高三之前,老师对我说:"你的目标是清华和北大。"我知道,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,我有上北大或清华的可能性。这不是句空话和豪言,而是种规划和实施。


从暑假开始,我就在为自主招生做准备了。我的自述材料,足足准备了三个多月,前后装订出了一个册子。这期间,我个人、我父母、我的高中母校,还有清华大学和其他大学,都在规则范围内做了大量努力。最终,在有先例可循的情况下,在规则最宽容和最谨慎的60分优惠条件下,我进入了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。我的高考分数加上自主招生的优惠分,排名全省21名。我从没有放弃希望,也没有错过机会。


后来,有很多人向我咨询自主招生方面的事,我并非这方面的专家,自己也不具备示范效应。但我看到很多家长开元棋牌,常常是在最后一刻,才寄出孩子的资料。那些资料大多是慌慌张张凑出来的,他们连打印纸都临时借,获奖证书也不知塞到了哪里,甚至还说:"就弄个假的证书,不会有人盛京棋牌查的。"对于面试,他们说:"哎呀,无所谓,只当是锻炼锻炼吧,说不定就过了呢。"


奇迹也许会从天而降吧。但是我不相信。


不要抱着"锻炼锻炼"的想法,那只能暴露出你的漫不经心,缺乏诚意。


参加自主招生前,我阅读过很多大学的自主招生简章,也登陆过很多大学的招生论坛。在那里,接触到一些大学的招生人员。很多招生信息,都是公开的,也是欢迎考生去咨询的。比如如何准备个人资料,如果寄错了资料该怎么办? 具体该找谁联系? 招生组负责人的行踪,什么时候可以当面咨询?这些,对于开放的大学,并不是些什么保密信息。如果学生的上网时间不能保证,可以委托给家长或者亲友。尽可能地早做准备,尽可能地获取信息,尽可能地符合招生简章上的条件。证书齐备,盖章齐全,耐心等待。


那是一段短暂的"运动员生涯"。用汗水去追逐光开元棋牌荣与梦想,也感受怅然与失落......


编辑 | 顽虫

图片 | 网络



相关文章